藝術文物

敦煌百年大歷史系敎授。自一九三八年十月南京國民政府遷至重慶後,全國各地的文化人和學術機構陸續西遷,海外回國報效祖國的各界學人和藝術家也齊聚西南。學術硏究和各種調查的區域和重心,遂轉向大西南和大西北。一九四〇年(民國二十九年)敎育部派出的西北藝術文物考察團,已經在西安開展了內湖辦公室出租工作。與此同時,由學術機構聯合組織的田野考古和歷史地理等考察團也在醞釀。西南方面,由中央硏究院歷史語言硏究所、中央博物院籌備處和中國營造學社共同組建的川康古跡考察團,於一九四一年〔民國三十年)舂,開始了在四川省彭山縣和新津縣等處的調查和發掘。西北方面,
則是以甘、靑、寧、新等省爲中心,由中央硏究院歷史語言硏究所、中央博物院籌備處和中國地理研究所,合作組建了「西北史地考察團」。西北史地考察團的成員及構成如下:團長 辛樹熾西北農學院院長總幹事 李承三中國地理研究所所長兼領隊歷史組主任向達 西南聯大敎授 由中央博物院聘請地理組主任李承三 地理研究所所長兼植物組主任吳靜禪同濟大學敎授文書 勞榦 史語所 歷史組組員會計 石璋如 史語所 歷史組組員事務 周廷儒地理硏究所 地理組組員考察團團員攜帶測量儀器及工作用品,於一九四二年(民國三十一年)四月二十一日由重慶歌樂山乘油礦局的專車出發,五月四日抵達蘭州。之後,各組分頭行動。然而,在這個隊伍中,缺少了歷史組的主任向達。
考察團從重慶出發的時候,向達遠在昆明的西南聯大,由於是戰時狀態,直到九月一 一十日才趕到重慶,而此時歷史組的勞榦和石璋如已經在敦煌工作數月,正準備離開煌。
九月一 一十五日,向達抵達蘭州。在蘭州,向達收到了同組成員勞榦和石璋如的信。信中吿知敦煌的工作大致吿一段落,留待向達去抄寫洞窟和壁畫的題記。向達因而決定在敦煌停留月餘,爲將來擬在西北設立考古工作站地點的選擇做些Business center調查,然後東歸。在蘭州街頭的舊書鋪中,向達無意中購得十餘頁敦煌藏經洞所出回鵲文文書,自稱「國內或可推爲甲觀」的藏經洞遺書爲寂寞的旅行增添了 一絲快樂。十月一日,向達乘水利林牧公司經理沈君怡的車西行敦煌。

冷暖敦煌

工書法,善畫釋道人物、山水.車馬、台閣。有「丹青神化」、「冠絕古今」之譽。取法張僧繇、鄭法士 、楊契丹、展子虔,而能「變古象今」,筆力圓勁雄渾,設色沉著古雅;尤精寫眞肖像,長於刻畫性格。現存傳爲閻立本作品多爲摹本。
西北史地考察圍的組建一九三八年(民國二十七年),向達帶著手抄、拍照和曬圖所得的幾百萬字資料和照片從英倫回到了烽火連天的祖國,而此時的北平乃至祖國的半壁河山早已爲日寇淪陷。派他出國的北平商務中心,此時經過輾轉遷徙到了大後方,圖書資料受損,人員也就減少了 。向達回到湖南家鄉(浦縣)後,對所帶資料略加整理,便於第一 一年春,應他在東南大學的老師竺可楨之聘,到已遷往廣西省宜山縣的浙江大學史地系任敎。浙大史地系主任張其昀要向達加入國民黨,而向達不同意。因此,向達改應已遷往昆明的北京大學之約,擔任北大文科硏究所專任導師,同時兼任西南聯西北藝文考察團臨摹的敦煌壁畫曾在西安和重慶做過展覽,在西安的展出觀眾踴躍,而在重慶的展出,雖沒有張大千的畫展轟動,但這次是中國最早的敦煌畫展之一,同樣値得記上一筆。
按本詩作者于右任自注,斯氏指斯坦因,伯氏指伯希和;東窟指榆林窟,西窟指西千佛洞。閻立本,唐代畫家。雍州萬年(今陝西省臨潼縣)人,祖籍榆林盛樂(今內蒙古自治區和林格爾縣)。與父閭毗、兄立德俱擅繪畫、工藝和小型辦公室出租建築。高宗顯慶元年(公元六五六年),兄死,代爲工部尚書,總章元年(公元六六八年)升右相,封博陵縣男,咸亨元年(公元六七〇年)任中書令。工書法,善畫釋道人物-山水,車馬、台閣。有「丹青神化」、「冠絕古今」之譽。取法張僧繇、鄭法士 、楊契丹、展子虔,而能「變古象今」,筆力圓勁雄渾,設色沉著古雅/,尤精寫眞宵像,長於刻畫性格。現存傳爲閻立本作品多爲摹本。

石膏模製

西北藝文考察團主要著眼於用較爲完備的資料收集方式,即以石膏模製、圖形摹繪或測繪以及拓印、攝影等把原有較好的雕塑、壁畫、古建築、古器物等複製下來,以利於資料的保存。因此,該考察團分有模製、拓印、摹繪、測繪、攝影和文字記錄等六個作業組,每組由一至二人組成,全團十一 一人,除一人專理越南新娘介紹總務、主管生活之外,其他十個團員也可身兼兩組,團長則各組兼顧。他們於一九四〇年六月在成都集訓了 一個月後,到達西安。在文物薈萃的西安和洛陽展開了大規模的考察活動。
在于右任從敦煌視察回到西安後,王子雲和何正璜等西北藝文考察團的部分成員於同年冬天前往敦煌。到達千佛洞後,一方面調查洞窟現有情況,一方面摹繪壁畫。同時他們也曾致函重慶敎育部,建議在敦煌設立搬家保護硏究機構,並列出了 一些具體計畫。因此,在敎育部成立的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籌備委員會中,王子雲被任命爲主要成員之一,只是籌委會的具體負責人是常書鴻,而王子雲認爲「常一直是畫西洋油畫的專業者,來籌備這樣的工作似乎沒有道理的」,所以沒有就任。
從一九四一年冬到一九四三年春,西北藝文考察團斷斷續續地在千佛洞住了 一年半的時間。調查洞窟的主要成績即何正璜在《說文月刊》上發表的調查報吿;壁畫臨摹方面,王子雲說:「對於敦煌壁畫的摹繪方法,我們與同住的張大千有所不同,我們的目的是爲了保存原有面目,按照原畫現有的色彩很忠實地把它摹繪下來。而張大千則不是保存現有面目,是『恢復』原有面目西北藝文考察團臨摹的敦煌壁畫曾在西安和重慶做過展覽,在西安的展出觀眾踴躍,而在重慶的展出,雖沒有張大千的畫展轟動,但這次是中國最早的敦煌畫展之一,同樣値得記上一筆。
本詩作者于右任自注,斯氏指斯坦因,伯氏指伯希和;東窟指榆林震,西窟指西千佛洞。閻立本,唐代大陸新娘畫家。雍州萬年(今陝西省臨潼縣)人,祖籍揄林盛樂(今內蒙古自治區和林格爾縣)。與父閻毗、兄立德俱擅飧畫、工藝和建築。高宗顯慶元年(公元六五六年),兄死,代爲工部尚書,總章元年(公元六六八年)升右相,封博陵縣男,咸亨元年(公元六七〇年)任中書令。

西洋雕塑

他沿途在蘭州甘肅學院、西安敎育廳、城固西北大學及師範學院、成都華西大學,做了多次有關藏經洞的演講。回到重慶後,越南新娘仲介在政治部文化工作委員會和中央大學歷史系又先後做了幾次演講,最後寫成〈敦煌石室〉一文。與此同時,他主編的《說文月刊》還在一九四三年(民國三十二年)出版了「西北專號」(實爲「敦煌學專號」〕。
該專號〔第三卷十期)上的文章爲:衛聚賢 敦煌石室何正璜敦煌莫高窟現存佛窟概況之調查姜亮夫敦煌經卷在中國學術文化上之價值董作賓敦煌紀年勞榦 伯希和敦煌圖錄解説
金毓黻敦煌寫本唐寫本天寶官品令考释其中何正璜的〈敦煌莫高窟現存佛窟概況之調査〉寫成於一九四二年(民國三十一年),是實地考察莫高窟,利用第一手資料撰成的我國第一份「莫高窟內容總錄」。而何正璜所在的「西北藝術文物考察團」〔以下簡稱西北藝文考察團)正是繼于右任之後到達敦煌的。西北藝文考察團團長王子雲在〈從長安到雅典〉中說:二九四一年,于右任從西北視察回來後,對我們說敦煌莫高窟是我國最大的藝術寶庫,藏有許多古代的壁畫和彩塑珍品,要我們去看看,調查調查。於是由當時政府的外籍新娘有關單位主持,組織了 一個共有十多個人參加的考察團,其中包括歷史、考古、美術等各方面的專家,由我擔任團長。我們於一九四一年冬從西安出發,到敦煌時,張大千先生早已在敦煌莫高窟工作半年了 。」一九三五年(民國二十四年)冬,正在巴黎學習西洋雕塑的王子雲,去倫敦觀看了「中國藝術國際展覽會」,對祖國古代藝術的嚮往一發不可收拾,最後回到國內。抗日戰爭開始後,在杭州藝專任敎的王子雲隨學校流亡西南各地,兩年後到達重慶。此時國民政府中已有少數愛護民族文化人士 ,提出了保護大西北民族文化的倡議。王子雲因而向敎育部提出,利用藝專畢業生無法分配工作的一部分學生,組成一個西北藝文考察團,赴陝、甘、靑等省區,從事調查古文物藝術,並以複製、臨繪等手段進行收集保存工作。而主管此事的敎育部社敎司,剛好有他上海藝校學生時代的同學兼同鄕,所以計畫很快獲得通過並開始籌備。

藝術學生

而安西萬佛峽之榆林窟洞畫完好者凡四十六,曾往親自察看,壁畫之精美皆可與千佛洞莫高窟匹敵。似此東方民族之文藝淵海,若再不積極設法保存,世稱敦煌文物,恐遂湮銷,非特爲考古家所嘆息,實是外籍新娘仲介最大之損失。因此提議設立敦煌藝術學院,招容大學藝術學生,就地研習,寓保管於研究之中,費用不多,成功將大,擬請交敎育部負責籌畫辦理。是否可行,理合具文,提請公決。
幾個月後,在第七十五次國防最高委員會上,于右任的以上提議獲得通過,交由敎育部辦理。是時敎育部因體制等原由,不便設立學院而改爲硏究所,成立了以陝甘寧靑新五省監察使高一涵任主任委員,常書鴻任副主任委員,王子雲任祕書,張庚由、鄭通和、張大千、竇景椿等任委員的「國立敦煌藝術硏究所」(今敦煙研究院)籌備委員會。
對於在敦煌建立專門的搬家公司硏究機構,于右任的考慮是充分的。常書鴻在回憶當年出發去敦煌之前,與于右任的會談時說:「于右任先生建議,敦煌硏究所成立以後的硏究工作,必須以它所涉及到的文化、歷史等多方面進行綜合硏究,但現在敦煌石室的祕藏已被外國人拿走了 ,所以研究其他有關民族文字、交通、地理等專題,必須購置中外有關敦煌的書籍,而這些書籍現在還不易購得,只能待以後再說了 。他說,現在敦煌千佛洞除幾百個各時代的石窟外,只有上、中、下三個寺院,目前的工作先從保護開始,同時淸除積沙,修理棧道橋樑,保護千佛洞林木。研究工作可以從臨摹壁畫和塑像開始,然後進行硏究。」敎育部西北藝文考察團的成果監察院院長于右任的敦煌視察行,在敦煌學史上寫下了輝煌的一筆。此次視察,不僅于右任寫有建議成立「敦煌藝術學院」的議案和詩歌多首,他的隨行也多有貢獻。後來被任命爲敦煌藝術硏究所籌委會主任的高一涵,曾寫有一首四百七十六字的長詩〈敦煌石室歌〉。監察院審計部科長兼駐外稽查委員、同時也是考古學家的衛聚賢除了大陸新娘仲介現場察看敦煌壁畫和彩塑藝術外,還查閱了敦煌縣政府有關藏經洞經卷的大量檔案。

返抵重慶

年底完成西北視察的于右任一行,由西安返回重慶。盤旋在他腦海中的,一直是如何保護和硏究敦煌千佛洞的文化藝術寶藏。在劍閣縣至簡陽縣途中,汽車翻出山道,恰好一個前滾翻,落到下面一條盤山公路上,車身若再偏外一尺,就是萬丈深淵,于右任與粉身碎骨擦肩而過!後有搬家公司卡車經過,送于右任至簡陽縣城,改乘汽車至成都,然後返抵重慶。經醫院檢查,肋骨受傷,但已經可以說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這不僅是對他本人,也是對敦煌。
回到重慶後,于右任立即向政界、學界呼籲,希望重視、保護莫高窟藝術寶藏,推動中國敦煌學的發展。一篇中國敦煌學史上的重要搬家文獻隨即刊出,這就是一九四一年十一 一月于右任向有關部門提交的〈建議成立「敦煌藝術學院」案〉,要求設立「寓保管於研究之中」的敦煌藝術學院,對敦煌文物進行保護和研究。此建議案並在第一 一年二月十五日出版的《文史雜誌》(第二卷第二期)上公開發表。全文如下:爲提議設立敦煌藝術學院,以期保存東方各民族文化而資發揚事。右任前次視察西北,因往敦煌縣參觀莫高窟之千佛洞,洞距敦煌縣四十里,依崖築鑿,綿亙里許。誌稱有千餘洞,除傾圯沙埋者外,尚有五百餘。有壁畫者計三百八十。其中壁畫完整者亦二百餘,包括南北朝及唐、宋、元各時代之繪畫泥塑,胥爲佛經有名故事。其設計之謹嚴,線條之柔美,花邊之富麗,絕非尋常匠畫,大半出自名手。今觀其作風,六朝以上無考,自唐以下率類閻立本派。唐塑分西番塑、中國塑兩種,衣紋神態,大者五六丈,小者尺餘,無不奕奕如生。就所見之文字,有梵文、西夏文等五六種之多。而各時代供養越南新娘價格之衣冠飾物用具,亦可考見當時風俗習尚。
洞外殘餘走廊,猶是宋時建築。惜在過去未加注存,經斯坦因、伯希和誘取洞中藏經及寫本書籍,又用藥布拓去佛畫,將及千數。復經白俄摧毁,王道士塗改,實爲可惜。沙埋之洞不知更存何物。且聞敦煌西部尚有西千佛洞,數僅二十餘,壁畫尚存。

敦煌移民

身爲國民革命的元老,于右任的學識是公認的。一九四〇年(民國二十九年)三月十六日,這位在監察院當了十年院長的老革命家爲他的下屬竇景椿家藏的敦煌寫經,寫了 一條極富學術旨趣的跋文:敦煌竇君景椿,以其家藏唐人寫《金剛般若經》見示,書法極開展,寫經中之上等手筆也。英國不列顛婚友社(編按:即大英博物館)藏敦煌卷子漢文寫本約七千卷,此則潦海遺珠,幸于右任:政治家的人文情懷 五一 一未爲斯坦因與伯希和所採中耳。余翻近人所抄倫敦藏經簡目中,有令狐大娘牒。此則令狐石柱爲其父長袍施,書者可知,令狐一族當時爲其地著姓,更證明彼時西移人民生活優裕也。此卷有施書者人名,極不易得,其善寶之。
于右任是書法大家,他的書法判斷自不必說,單單就敦煌月老移民而言,實際上至今仍是敦煌歷史研究中的重要課題。
張大千決定巡禮敦煌,部分原因是受曾任監察院駐甘寧靑監察使的老友嚴敬齋〈嚴莊)的影響而決意前往的。初行未果,張大千回到重慶,住在好友謝稚柳(時任藍察委員)的家中。而謝稚柳、于右任、沈尹默等均住陶園(位於上清寺内)。當時于右任已與張大千見面,並爲張大千的一 一哥張善孖題寫輓聯「名垂宇宙生已泰,氣壯山河筆有神」。身爲一個政治家和藝術家,這何嘗不是他自己的人文理想!考察與呼籲一九四一年,甘新公路正式通車。六十三歲的于右任由陪都重慶往西北視察,同行者有高一涵、衛聚賢、竇景椿、張庚由、馬雲章等。在西安停留後,于右任一行經蘭州抵達敦煌。敦煌之行結束後,于右任沿著河西走廊繼續考察,一路上曾多次做有關敦煌的相親演講。在蘭州的歡迎會上,于右任即表達了要對敦煌大力硏究、妥爲保護的意願。他說:敦煌壁畫「其筆力、筆勢眞是優美異常,無與倫比,它是東方民族遺留下來的瑰寶,實在有大力硏究、妥善保存的必要」。

有效保護

晚上,張大千在臨時住所^上寺(雷音寺)邀眾把酒賞月,于右任依然沉浸在白天的視覺
世界裡,話題自然是敦煌和敦煌藝術。對于右任來說,再沒有什麼比親眼見到這個藝術寶庫更震撼他的心靈了:旣爲它的絕世之美,也爲International business center的不幸遭遇。沙漠中的藝術寶庫讓他激動而興奮,大量遺書被劫後,敦煌的藝術珍品仍未能得到有效保護和研究則讓他焦慮。于右任寫的〈敦煌紀行詩〉,集中表達了這種情感:畫壁三百八十洞,時代北朝唐宋元。醇醇民族文藝海,我欲攜汝還中原。
斯氏伯氏去多時,東窟西窟亦可非?敦煌學已名天下,中國學人知不知?在敦煌的這個月圓之夜,一 一位美髯公的心裡都不平靜。面對國寶的流失被盜,張大千說:「
莫高窟是國寶,給斯坦因、伯希和與外國人明目張膽地偷、搶,把我們國家的國寶一偷就是幾十駱駝,運到英國等國家的博物館收藏。我作爲一個中國百姓,怎不感到羞辱?」而作爲一個中國官員,于右任又何嘗沒有感到羞辱!面對這個東方民族的文化寶庫,如今依然是任憑風沙年年歲歲地剝蝕,壁畫脫落,彩塑傾斜,洞窟坍塌。由政府出面,建立一個專門的機構來加以保護、研究,已迫在眉睫!敦煌不幸,她經歷了太多的淒風苦雨;敦煌有幸,遇到了許多珍愛室內設計的人。古今中外,只有那些旣有文化修養又有政治影響力的人,對於文化藝術的保護才最有作爲。在中國,于右任即屬於這種類型的人物,而他又正好來到了敦煌。于右任的中秋敦煌行,直接促成了「寓保管於硏究之中」的國立敦煌藝術硏究所的成立。
熱中文化的黨國元老一八七九年(光绪五年)出生於陝西省三原縣的于右任,對於外國探險家在中國西北挖掘古物,來去自由,早在淸朝末年已有所關注,一九〇九年(宣统元年)在他主辦的報紙《民呼日報》上對大谷探險隊的連續報導,即是一例。對於斯坦因與伯希和等人劫去的敦煌文物更是時時關注。一九三一年〔民國二十年),張鳳的《漢晉西陲木簡彙編》出版,即有他在參與其事。

豪族富紳

供養人像:出資造窟者爲了求福祈願,在所建石窟内彩繪的功德主〔窟主)和其家族的畫像。佛敎稱以香花、明燈、飲食等資養三寶(佛、法、僧)爲「供養」。分財供養、法供養兩種。香花、飲食等爲財供養;修行、利益爲法供養。出資造庸即屬法供養。這種供養人像多爲盛唐以後敦煌地區吐蕃、回鹘、党項、蒙古等族的王公貴胄,漢族藩鎮一方的節度使、刺史、高級設計官員和地方豪族富紳,其題名盡列官爵顯位。論其目的,初期多爲禮佛、供佛、修功德、祈福祉,至晚唐以後則多是以其畫像題名,顯赫家世,炫耀官位。
白彦虎:即白素。陝西省邾州(今彬縣)人,回族太平天國之亂、捻亂、雲南回變與苗亂相繼爆發後,使清廷的政治陷入崩潰邊缘,陝甘地區的重税苛捐不斷,加上官府歧視、侮辱回民,回民心中早已蓄積著強烈的不滿。清穆宗同治元年(公元一八六二年)春,太平軍、捻軍聯合入陝,正值泰國(今華縣)、渭南等處團練因回漢糾纷而到處焚掠回民村莊,導致渭河兩岸的回民奮起自衞,同州(今大荔縣)、西安、鳳翔三府回民紛紛響應,很快形成了以赫明堂、馬生彥、馬振和、白彥虎等人爲首領的「十八大營」,抗清浪潮並迅速波及甘肅各地。回軍重鎮金積堡遭清軍重創後,同治十一年(公元一八七一 一年)秋,白彦虎率軍西撤,由金積、海源、靜遠,過河西走廊,至青海省西寧府協助馬永福軍,在東面的大峽、小峽一帶抗擊清軍。次年春,西事戰役失敗,馬永福降清,白彥虎再度率部西退肅州(今酒泉市),與當地回民軍馬文祿部聯合,協同拒守。後來由於清軍的追擊,白彦虎被迫出關,退往新疆,先至紅廟子(今烏魯木齊市),德宗光緒二年(公元一八七六年)八月又南退與浩罕汗國酋領阿古柏勾結。次年五月,阿古柏兵敗自殺,十二月,白彥虎與阿古柏之子伯克胡里率殘部由布魯特叛國出逃俄國。
于右任:政治家的人文情懷中秋佳節裡的詩緖對於敦煌莫高窟來說,一九四一年〖民國三十年)的中秋佳節是個有著特殊意義的日子。這一天,美髯公張大千正按著他自己編的洞窟號的順序,做再次巡禮。走在他身旁的,是另一位美髯公馬爾地夫國民黨元老、國民政府監察院院長于右任。同是「長髯飛過肩」的兩位雅客,走過了藏經洞,也走過了華爾納想要把所有壁畫全都剝走的第二八五窟〖張大千編號爲〇八三窟);他們駐足於美若天仙的唐朝女供養人像前,流連在美侖美奐的壁畫、彩塑之間。

絲毫損毀

張大千一行人的這一做法,讓正在此處考察的「西北史地考察團」歷史組主任、北京大學文科硏究所敎授向達看到後,這位愛憎分明的海外婚紗學者如何能夠視若不見?當年外國探險家對敦煌寶藏的肆意盜掠已是讓他痛恨在心,現在哪能看到敦煌藝術再受絲毫損毀!即使這種損毀是無意識的,但就破壞本身而言,又與外國的劫掠有什麼不同?一場軒然大波如風雨驟至。
西千佛洞:敦炫石窟群之一。位於今甘肅省敦煌市西南約三十五公里的斷崖上,前臨黨河。各洞窟距河床底部均在二十米以上,窟頂是平坦的戈壁灘。因在莫高窟(千佛洞)以西,故名。兩窟之間即鳴沙山。西千佛洞窟區東起南湖店,西至今黨河水庫,全長二 ^五公里。約創鑿於北魏,現存洞窟十九個,彩塑三十四尊,壁畫八百餘平方米。洞窟形制、壁畫題材、藝術風格與莫高麄同期的洞岌基本相同。窟型大致可分爲中心塔柱宸、覆斗頂形窟、平頂方形震和敞口豎長方形大等四種,僅第九窟〈隋代)類似游牧民族的圓帳,是敦煌石窟窟型中的孤例。塑像雖多經清代和民國時期重修新垫,但亦有保持原塑風貌者。一九六一年,中國國務院將莫高窟列爲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亦將西千佛洞含括於保護範圍之内。現對其西段autocad重點震區已進行了全面的維護加固。
所謂「敦煌石窟」,是古敦煌郡、晉昌郡(即瓜州、沙州)就岩鐫鑿之佛敎石麄寺的總稱,位於今甘肅省敦煌市、安西縣、肅北蒙古族自治縣和玉門市境内。包括敦煌的莫高窟、西千佛洞,安西的榆林窟(萬佛峽)、東千佛洞、水峽口下洞子石窟,肅北的五個廟石遝、一個廟石^ ,玉門的昌馬石窟。因其主要石窟莫高窟位於古敦煌郡,各石窟的藝術風格又同屬一脈,且古敦煌又爲二郡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故名。
網師園:中國著名園林。位於蘇州市葑門内,初建於宋代,原爲南宋文人史正志的萬卷堂故址。清乾隆年間,宋宗元重建,自比漁人,命名爲「網師園」。仁宗嘉慶五年(公元一八八〇年)曽重修,形成今之制服訂做規模。此園廣約九畝,結構緊湊,典雅古樸,幽深曲折,爲江南園林建築之傑作,景色宜人。